图片新闻详细页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图片新闻 » 正文

收入分配须打破僵局

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3-08-02  来源:中国人力资源网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次数:3560

核心提示:小平同志多年前就说过,如果我们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,就说明改革是不成功的。这提醒我们要警惕,历史给我们纠错的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 小平同志多年前就说过,如果我们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,就说明改革是不成功的。这提醒我们要警惕,历史给我们纠错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“不到民政社保部门来,你不知道社会底层百姓有多苦。”前不久,在一个欠发达地区“走转改”,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负责同志讲些事,回来以后久久难以释怀。

  90年代初,这里国企改制买断工龄的有5万多工人,转眼都到了退休年龄。当年,他们以自己的牺牲支持改革,许多人因为年龄和技术老化,没有稳定工作和收入来源,甚至连社保都中断了,生活非常窘迫。

  肉联厂有个老工人,孩子考上大学,没钱交学费,他喝了敌敌畏。另有一位老工人,肾病动过大手术,为给上清华的孩子挣学费,拉三轮车载客,结果一头载在路上……到了退休年龄,该安享晚年了,但社保欠费问题如不解决,他们又将面临基本退休金领不到的困窘。
 

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相对于经济增长、财政收入增长来说,只能望其项背,国家、垄断性行业、大型央企在国民收入中实现了超额分配。

  由于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完善,早期为改革做出牺牲和贡献的人早已被“边缘化”,他们的养老、就业、医疗等基本生活问题,不仅困扰着地方政府,一些大型国有银行也必须直面。近日,工行、建行门前,数百名当年被“买断工龄”、如今生活困顿的老员工聚集,要求增加补偿或者重新安排工作。

  在经济下行周期,不同行业收入差距过大,同一行业在职者与离职者、在编的(不干活的)与不在编的(干活的)“疑是黄河落九天”的收入差距矛盾日益凸显,并成为社会问题的焦点。

  有些国企老总在位时年薪百万,退下来以后月薪三五千,心里失衡,末日情结作崇,五十八九趁还在位时“拼命搞”,欲壑难填搞得狼烟四起,搞爆为止,这样的案例俯拾即是。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人,而畸形的制度让好人变坏人,甚至变魔鬼。

  30多年来,伴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,我们积累了近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,年财政收入超过了10万亿,银行存款超过了100万亿,但是财富“二八定律”告诉我们,巨大的社会财富只是让国库充盈了,庞大的食利阶层形成了,但人均储蓄3万元的国度谈不上富裕。遑论还有几千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。全民的医疗、教育、社保投入依然十分菲薄,居民收入占国民总收入比重连年下降。

  社会总体收入水平不高,普通劳动者出于对“子女教育、医疗和养老”三座大山的焦虑,不敢消费,节衣缩食、积谷防饥。

  数据显示,1996年至2010年,中国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从69%下降到50%,最近,有报告称,2005-2012年间,我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复合增速13%,同期全国财政收入复合增速高达21.9%.截至2011年底,全国非金融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资产总额高达85.37万亿元,所有者权益29.17万亿元,分别是2003年的4.3倍和3.5倍。

  显然,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相对于经济增长、财政收入增长来说,只能望其项背,国家、垄断性行业、大型央企在国民收入中实现了超额分配。

  当社会财富一再向政府部门集中时,私人消费和投资必然被挤占。现在,一次分配失衡之重,收入分配差距之大,基尼系数之高,早已越过警戒级。那就寄望税收发挥它在再分配中的调节作用吧。但长期以低收入、低保障维系高储蓄和高投资的经济模式下,税收在平衡国民收入再分配的功能完全丧失,加剧了社会阶层的断裂和分化。

  对于普通人来说,个人所得税法已成为真正的工资税和薪金税,税负通苦指数是很高的。高通胀背景下,较低的个税起征点意味着普通居民的日常消费都要双重征税,百姓的税痛感犹如西方人说的“拔鹅毛”,当然痛得哇哇叫了,因为这是他们养家糊口的钱。

  成熟市场经济国家,富人的所得税、遗产税占到税收总收入的半壁江山,我们是空白。东部某发达省份,有7800万人口,银行存款9万亿,上市公司300多家,GDP超5万亿的省份,但税务部门监控的全省的高收入人群中,月收入为2~4万元的群体还不到2万人,而月收入为4万~6万的人群还不到1万人。

  税务部门自身也承认,其掌握的数据与社会应纳税群体真实情况相去甚远。“主要是手段原始落后,收入渠道太多,统计手段陈旧,高收入人群的纳税遵从度低,法不责众。”税收“失明”加剧收入差距恶化。

  一个社会如果出现严重的阶层断裂,游戏规则被利益集团所把持,他们主导公共政策、控制经济资源配置时,权贵资本就大行其道,公众利益就得不到保护。

  当前,中国经济和社会面临的矛盾困难很多,但再困难也不会比1935年的美国困难。

  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时接手千疮百孔的“危机国家”,他在艰难岁月里发表了著名的“炉边谈话”,强调经济越困难越要加强社会保障和失业保险。这位伟大的总统因此为后人铭记。

  他说,作为自由市场经济精髓的竞争,既能产生胜利者,也会产生失败者。市场经济本身就是一个创造性破坏的过程,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对失败者提供保护,失败者将会起来摧毁美国繁荣的经济体系。

  把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作为走出危机的首选路径,美国政府以此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社会安全网,“必须牢记,社会保障体系保障了自由市场经济的秩序和稳定性”。成千上万的欧洲人(包括来自纳粹德国的犹太难民)涌入美国,其中包括以爱因斯坦为代表的杰出科学家、作家、艺术家、音乐家和历史学家,美国因此取代欧洲成为世界思想界领导者,为20世纪成为“美国世纪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小平同志多年前就说过,如果我们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,就说明改革是不成功的。这提醒我们要警惕,历史给我们纠错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当下,中国经济和社会转型处在复杂而敏感的十字路口,改革进入到必须直面大江大河的深水区,利益调整挥之回去,要防止利益固化、社会断层和转型陷阱,决策者当以对国家和民族负责任的精神,加快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和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,以此打开当下中国经济社会的僵局,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注入强大的内生动力。

 
关键词: 收入分配 公平